• <tbody id="nw3vl"></tbody><tbody id="nw3vl"></tbody>
    1. <code id="nw3vl"></code>

      1. 您現在的位置:漳平新聞網 >> 人文漳平 >> 歷史典故

        揭秘鄭和七下西洋的搭檔——漳平大山里走出的航海家王景弘!

        2017-07-24 11:00:54 作者: 來源: 漳平王景弘研究會 分享到:

        宣德六年,二人受明宣宗之命第七次出使西洋。然而,因積勞成疾,鄭和于宣德八年正月卒于古里。此后3個多月里,王景弘作為最高統帥,獨自帶領船隊扶柩返回中國,完成了七下西洋的最后一次遠航。

        如今說到七下西洋,人們大多只知道鄭和,其實他還有一位重要搭檔——王景弘。鄭和不幸病逝在途中,又是他獨自統帥船隊安全回航。他和鄭和一樣,是中國歷史上當之無愧的偉大航海家、外交家。只是,有關他的史料嚴重匱乏,后人知之不多。幸好我市近年考古的一項新發現逐步揭開了有關他身世的諸多謎團。

        鄭和意外病逝,是他獨自統帥船隊安全回到國內

        剛剛結束的“海上絲綢之路九城文物精品展”上,展出了一方“內官監太監王景弘地券”的拓片,這似乎有些讓人奇怪:內官監太監的買地文書,和海上絲綢之路有何關系?為何被專家們視為珍寶?

        要知道,這個王景弘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太監。

        王景弘(洪熙朝以前稱為王貴通,其后改稱景弘),福建漳平人。他于洪武年間入宮為宦官,侍奉燕王朱棣。因在靖難之役中立下大功,深得朱棣賞識。所以,奪取帝位之后,朱棣要派船隊下西洋的時候,除了鄭和,想到的另一個最佳人選就是他。

        從永樂三年(1405)第一次下西洋開始至宣德八年(1433),龐大的下西洋船隊中,眾所周知的“老大”鄭和身邊,始終有王景弘的身影,二人風雨同舟、并肩戰斗。有人認為王景弘只是鄭和的副手,其實二人的職級相同,都是下西洋的“正使太監”,他們之間應該相當于今天艦隊司令員與政委的平級關系,都是船隊的最高領導者。這支船隊先后七次往返西洋,先后到達越南、泰國、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斯里蘭卡、孟加拉、文萊、印度等東南亞各國,以及伊朗、沙特、也門等西亞國家,最遠到達東非埃塞俄比亞等地,“云帆高張,晝夜星馳”,創造了中國乃至世界航海史、外交史上的奇跡。

        宣德六年(1431),二人受明宣宗之命第七次出使西洋。然而,因積勞成疾,鄭和于宣德八年(1433)正月卒于古里(今印度的科澤科德)。此后3個多月里,王景弘作為最高統帥,獨自帶領船隊扶柩返回中國,完成了七下西洋的最后一次遠航。

        在下西洋活動的間隙,王景弘與鄭和皆被皇帝任命為南京守備。這是明朝遷都北京后在南京特設的官職,有內外之分,外守備以公、侯、伯等功臣勛舊充任,內守備則由皇帝信任的宦官充當,共同管理南都。當年的大報恩寺最終能夠順利建成,就有他二人合力督造之功。

        據鄭和后裔鄭寬濤介紹,王景弘來自福建這個富有航海傳統的地區,在航海方面有著極大優勢。在下西洋期間,他負責航海的針路與管理船隊,側重于船舶的制造、航海人員的選拔以及航路的確認等。鄭和去世后,他一度負責南京水軍的操練,晚年在南京編著有《赴西洋水程》,這部航海專著后來流落民間并被輾轉抄錄,成為明清航海人員出海的導航“秘本”。

        因此,這位王景弘其實與鄭和一樣,是中國歷史上偉大的航海家、外交家,對于促進中國航海事業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只可惜,有關他的史料嚴重匱乏,對他的研究長期無法深入開展,與日益興盛的鄭和研究相差甚遠。

        意外發現的一塊“鋪地石板”,有助解開三大謎團

        “王景弘地券”的發現,讓專家們十分驚喜。它是南京市博物館考古工作者于2012年底在賽虹橋街道鳳凰村一處已被拆除的民房廢墟內發現的。顯然它早年即已出土,卻被當作普通石板用于鋪地,拆遷時還慘遭遺棄。

        這塊被專家確認為王景弘地券的青石板,高41厘米、寬40.8厘米、厚6厘米,保存完整,上面字跡清晰。券文共18行、350字,頭尾分別以楷、篆兩種字體題刻“高上后土皇地祇賣地券文”之名稱,中間正文采用一行正寫、一行倒寫的古怪“回文”形式,這其實是在表現買賣雙方正襟對坐、討價還價,最后共同寫下地契的場景。這種地券是我國古代用于陪葬的明器,模仿人間土地交易,由擬建墓者向鬼神購買陰宅用地,并以契約加以明確,以此獲得鬼神的認可與護佑。

        地券文字內容一般都是真實與虛擬相互交織,但從中仍可以得到以下基本史實:明英宗正統元年(1436),官職為內官監太監的王景弘于南京安德門外崇因寺東側購買了一塊土地,用于建造塔院。而再細推敲,專家們還從中發現了一些有關王景弘本人的信息,至少可在3個方面填補史料的不足,為解開其身世謎團提供線索。

        王景弘到底葬在哪里?

        此前,王景弘葬在何地一直不明。因其原籍福建,一些學者曾推測他死后很可能歸葬于閩。但地券出土以后,這種推測應該不會存在了。

        明清宦官大多崇佛,有實力的會通過建寺藉僧的方式來為自己守冢。南京城南已先后收集和發掘出多方明代宦官的墓志與壽藏銘。有史料顯示,鄭和也早就安排以小碧峰寺為自己的墳寺,只是由于突然病歿域外而可能未能如愿。訂約買地時,王景弘已是垂暮之年,此時出資建寺,明顯是與其他宦官一樣在為身后事計,是打算做其墳寺的。這也表明,他為自己選定的長眠之所就是崇因寺東側的這片土地。崇因寺早已不存,但從明人葛寅亮《金陵梵剎志》記載可知,該寺與聚寶門和報恩寺的距離為10里(大約5700米),而今天尚存的這兩處遺址距王景弘地券出土地點,恰恰為5000米。

        他到底生于哪一年?

        由于史料的缺失與疏漏,領導下西洋活動的眾多關鍵人物,包括鄭和、王景弘的生卒之年至今都還是謎。不過,王景弘地券中提及的兩位神仙,提供了一條寶貴線索。

        自兩漢地券興起以來,出現的各路神仙雖然名號繁多,其實各司其職,絕非陰陽先生隨意而寫。比如后土是土地出讓者;東王公、西王母、太歲、歲月主、張堅固、李定度等是保人和見證人。值得注意的是,王景弘地券中出現了兩位罕見的神祇——“兩來神田交佑”和“崇因寺護伽藍神”,這打破了以往地券行文相對固定的套路。后一位是為王景弘買地而特意新創的神祇,由他代表崇因寺對王景弘買地的行為給予認可,并在將來給予庇佑。前一位田交佑之名雖然少見,卻并非新創。他存在于道教典籍《靈寶天尊說祿庫受生經》之中,被認為是酉年生人的“本命元辰”,在很大程度上,由他掌管著該生辰之人來生的命運。專家由此推測,王景弘特意以田交佑為“兩來神”,表明他就是酉年生人,屬雞。

        如果這一推測正確,就可以基本確定王景弘出生于洪武二年(1369)。因為這樣算來,永樂三年(1405)第一次下西洋時,他正好36歲,年富力強,正是挑大梁的時候。而如果推后一輪,那么第一次下西洋時他僅25歲,要帶那樣一支龐大的船隊,恐怕難以服眾;如提前一輪,第一次下西洋時49歲尚有可能,但宣德六年(1431)最后一次就達75歲,不太可能讓古稀老人率領大軍出入驚濤駭浪的吧。

        陳學霖先生在《明王景弘下西洋史事鉤沉》一文中,推測王景弘應于正統二年(1437)告老或逝世。其時他則應為68歲。

        他隸屬哪個衙門?

        明代宦官有“二十四衙門”,包括十二監、四司、八局。明初下西洋船隊的最高領導層皆由宦官組成,多分屬不同部門,如侯顯屬于最為顯赫的司禮監、洪保屬都知監,根據鄭和父親墓志銘的記載,鄭和為內官監太監。

        此前有關王景弘的史料中,或者點出其宦官身份,或者強調他的職權級別等,可惜都沒有說清楚他屬于哪一個具體部門。而王景弘地券填補了這一空白,明確王景弘和鄭和同樣為“內官監太監”,這也使人們對于《明史》記載的王景弘乃鄭和之“儕(同類)”,有了更為深刻的理解。(文/祁海寧 龔巨平)

        祁海寧: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院長、研究員

        龔巨平:南京市考古研究所考古二部主任、副研究員

        責任編輯:
        時事熱點
        社會民生
        友情鏈接:
        彩91